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周恩来的苏州情缘 碧螺春采芝斋糖果作国礼

周恩来的苏州情缘 碧螺春采芝斋糖果作国礼

发表于:2012-12-30 发布人:洞庭山碧螺春网 稿件来源:姑苏晚报 阅读次数:

关注岚庭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关注岚庭碧螺春官方微信:lanting_family(微信号)

声明:本文由碧螺春洞庭(山)碧螺春苏州碧螺春东山碧螺春http://www.bilochun.com 编辑,意在发布碧螺春信息,以便茶友查阅,如需转载请注明稿件出处!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一、四封急信恩如山

周恩来总理与苏州结缘,是1946年。

时值抗日战争胜利后不久,蒋介石为了吞并胜利果实,在向我解放区大举进攻的同时,在蒋管区肆意搜捕我党、政、军干部与战士。1946年春,被关押在苏州高等法院的我方人员就达370余人。其中有吴县黄桥区区委书记兼区长李觉,区武工队员杨阿考,武进县孟河区财粮干部郑重,盐东县敌工人员滕小良同志,他们先后被国民党吴县法院判处死刑。当时,李觉、郑重、滕小良同志对国民党司法当局的无理判决,除向江苏省高等法院抗诉外,还由李觉的妻子宿惠芬于1946年的6月、8月、11月三次带信去南京梅园新村,向中共代表团报告这一情况,要求党组织组织营救。

周恩来获悉后,十分重视,当即予以积极营救。他曾先后写过四封信给国民党当局及司法部门。第一封信是1946年的7月19日,写给和谈代表国民党中委、参政会秘书长邵力子先生,对李觉、杨阿考将以破坏交通、杀人等罪起诉一事,要求邵“转电江苏省主席转饬苏州地方法院予以释放”。邵将此电转告了江苏省主席王懋功,王转电给了江苏省高等法院。但是没有结果。1946年8月27日,周恩来给邵力子写了第二封信,主要内容是:接到李觉、郑重、滕小良等家属来信讲,“李觉、郑重二人均已以杀人罪名判处死刑,滕小良亦将以杀人罪名同样判处死罪,不胜惊异”。说明“李、郑、滕三人既统系新四军工作人员,即应以政治犯案处理,予以释放”。要求邵“急电江苏王主席立即电饬苏州地方法院,停止李觉、郑重二人死刑之执行及滕小良死刑之判决”。最后,周恩来还警告国民党当局,如一意孤行,“势必影响敝方对于贵方被拘人员之处置”,“时机急迫,希即紧急办理”。周恩来以十分火急的心情写的这封信,邵力子在接信后的第二天,即8月29日转给江苏省主席王懋功,并要求王“迅予转函苏法院,对该三人死刑暂缓执行,免起重大纠纷”。

王懋功接信后,被迫于8月30日写信给江苏省高等法院院长孙洪霖,首席检察官韩焘,把周恩来的抗议和邵力子对李、郑等三人死刑暂缓执行的函抄给他们。

周恩来的第三、第四封信是于9月5日、11月6日写给吴县地方法院的,主要为强加给滕小良的杀人罪名辩驳,并出具证明,催促释放。

周恩来除写信营救外,还派了一个女同志到苏州监狱联络,经常把我党刊物和笔墨纸张及生活用品等送给李觉等人,并以我党代表团的名义,多次写信及汇款给他们,鼓励他们在监狱中坚持斗争。有一次,李觉爱人宿惠芬从梅园新村带回的法币就达二千万元,作为他们请律师等活动费用。

李觉、郑重、滕小良等同志在周恩来的亲切关怀与积极营救下,终于幸免于难,1946年底,国民党司法当局分别对他们改判有期徒刑。李觉等人在建国前先后出狱。


授命寻访汤国梨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没多久,一天早晨,在政务院任职的吴企云正在刷牙,周恩来总理看见他后,即对他说:“小吴,你在苏州呆过,知道章夫人汤国梨的住址吧?听说她现在环境很困难,想派你去看望她一趟,好吗?”

吴企云确在三十年代任职吴县县长,当时他年少翩翩,思想进步,以对农民开会讲演时自称“兄弟”而为“士绅”们所恶,以至纠集参其贪污。吴企云对士绅这种恶势力早就深恶痛绝,乃持印出走,投身革命阵营,并在新中国成立后,任职政务院。现在,他见周总理欲派他去苏州探望汤国梨,自是欣然领命。于是,周恩来以私人名义,着吴企云带老人民币三百万元(合新人民币三百元)给汤国梨,并向她问候。

吴企云受命到苏州后,找到了章太炎夫人汤国梨,并向她转致了周总理的关怀与赠予。章夫人十分感激周总理的关怀,生活并因此得以少舒。

瑞霭祥云降姑苏

1963年1月31日下午4时左右,在这个春风和煦的日子里,周恩来总理和夫人邓颖超在市委、市交际处及总理的随行人员等一行十余人的陪同下,来到了时为全国政协委员的著名园艺家、作家周瘦鹃家中。

周总理夫妇在激动不已的周瘦鹃一家的陪同下,走进爱莲堂,欣赏了放在屋中央两张方桌上的十多个盆景和瓶供,欣赏了东西两壁上的梅花画屏,邓大姐还指着东壁上一条清代大书法家尹秉绶的字屏,示意周总理观看。同时,爱莲堂上那对年窑大瓷缸里养着的一对寿登耄耋的绿毛龟,也引起了周总理夫妇的兴趣。宾主双双坐定后,周总理和邓大姐十分随和,信手拿起桌上盘中的花生米吃着,与周瘦鹃夫妇拉开了家常。总理关切地问起了周瘦鹃的健康与写作情况,周瘦鹃一一作了汇报。末了,他又感慨地说:“我多年来身受知遇,报国有心,可是马齿徒增,总觉心有余而力不足,实在是惭愧得很。”

宾主高兴地谈了一会,总理便要起身告辞。周瘦鹃连忙说那边还有几室,请总理夫妇前去看看。于是,总理一行又随周瘦鹃沿着走廊到了紫罗兰等三个室内。周瘦鹃着重向周总理夫妇介绍了三处阵列着的古董文物,那两面五彩雕塑的梁山泊一百零八将小围屏,引起了总理伉俪的很大兴趣。趁总理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那上面时,周瘦鹃不失时宜地在他的书桌上展开了那本为迎接总理光临特意新备的《嘉宾题名录》,请总理题名。总理回答说:“好好,让我带去写好了再给你。”说着,一边随手把册子交给了他的秘书,一边向周瘦鹃握手告别。周瘦鹃紧紧握着周总理的手问道:“总理想在苏州呆几天?”总理回答说:“今晚就要回上海。”周瘦鹃一家知道总理公务忙,只得依依不舍地送总理一行出门。周总理边走边说:“北京快要开会了,你一定要来啊!”周瘦鹃忙答道:“一定来,一定来,今天承蒙总理和夫人大驾光临,我荣幸万分,一辈子也忘不了!”

果然,在总理离开苏州后不久,那本《嘉宾题名录》便由苏州市交际处派人送到了周家花园。周家全家人围着打开这本题名录,但见第一页上墨光耀眼,是敬爱的周总理亲笔墨宝:“一九六三年一月三十一日访周瘦鹃于苏州爱莲堂。周恩来。邓颖超。”

周瘦鹃手捧这份珍贵的墨宝,激动得夜不能寐,当夜赋诗三首,以示纪念。其中一首写道:“华灯初上日初斜,瑞霭祥云降我家。自是三生真有幸,蓬门来驻使君车。”

事后,周瘦鹃才知道,那天周恩来夫妇是在游览苏州虎丘山后,专程应他三年前在北京参加政协会议时所邀,前来造访苏州的。在进入虎丘山前,周总理还特意亲自清点了人数,以购买公园门票。总理的高风亮节,再次感动得周瘦鹃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亲自指点新评弹

1982年9月30日,上海举行国庆33周年文艺晚会,上海市人民评弹团的著名演员余红仙在晚会上演出了苏州弹词开篇《歌唱党的十二大》。正在上海的邓颖超大姐观看了演出,并在幕间休息时接见了演员们。邓大姐高兴地对余红仙说:“你唱的热烈庆祝党的十二大召开的开篇很好,你们团编得很快啊!听了你的演唱我心里很高兴。”说着,邓大姐把余红仙拉到自己身边坐下,亲切地说:“我在北京见过你,我们认识。”

邓大姐的话,当即勾起了余红仙珍藏在心底的往事,不由激动得热泪盈眶。

早在1960年8月,中央领导在上海开会,有一次在锦江小礼堂安排了一个晚会。余红仙在晚会上演唱了苏州弹词开篇《蝶恋花》。陈云等不少中央领导同志都听了,非常赞赏。那天,周恩来总理因为有事来晚了,陈云向他介绍说:“评弹有个蝶恋花,很好,您可以听听。”于是让余红仙又唱了一遍。演出结束后,周总理特意上台祝贺演出成功,并且高兴地对余红仙说:“《蝶恋花》的曲子谱得很好,唱得不错,尤其是最后两句更有激情。”总理还说,你在唱“泪飞顿作倾盆雨”的时候,用了一个挥泪的动作,这并不符合毛主席原作的思想感情,毛主席是说烈士英灵知道推翻了蒋家王朝高兴得流泪了。这是激动之泪,是喜泪,不能用悲伤流泪的动作来表露。最后,周总理还对余红仙说:“以后,我还要听你唱呢!”又有一次,周总理听了余红仙弹唱的毛主席诗词《十六字令三首》后,高兴地提出:曲调激情很好,但配乐单调,要再加工。

遵照周总理的指示,在1961年1月22日由上海交响乐团、上海合唱团联合举行的音乐会上,苏州弹词《蝶恋花》被搬上了交响合唱的舞台。此曲仍由余红仙独唱,上海合唱团二百人的合唱队伴唱,由上海交响乐团伴奏。经过音乐家的精心编配,作品更加完整,它以抒情的演唱和恢宏的气势轰动了乐坛,从此享誉全国。

身为国家一级演员的苏州评弹表演艺术家杨乃珍,同样也受到了周总理的关怀,1963年,她参加中国曲艺家代表团访问日本十一个城市时所演唱的节目《蝶恋花》、《姑苏风光》、《木兰辞》等,均是周总理亲自选定的。1958年,著名苏州弹词表演艺术家、丽调创始人徐丽仙经过探索,谱曲演出了《新木兰词》开篇,受到周总理的指点。周总理针对原作局部调子低沉的不足之处,建议在木兰离家到胜利归来之间增强热烈欢快的气氛。根据周总理的建议,徐丽仙在曲中增加了“鼙鼓隆隆山岳震,朔风猎猎旌旗张。风驰电扫制强虏,跃马横枪战大荒”四句,使整个开篇起伏强烈,雄壮自信。

此外,名曲《蝶恋花》的作曲者兼演员赵开生师徒等人,也得到过周恩来总理的关心与指点,赵开生与他的老师田云瑞虽都是大家,但两人从没合作过一回书。这事不知被周总理知道了,一次,师徒俩进中南海怀仁堂演出时,周总理即向田云瑞提出,建议他们师徒俩合作演出一场。为此,田云瑞师徒特地临时排了一回《碧梧堂联姻》,为中央首长们演出。

姑苏名点赠友人

苏州洞庭山碧螺春茶叶,是蜚声中国的名茶,它的品级与采制时间关系极大,可称一日数品。采制于清明前的称“明前”,为上品;采制于谷雨前的称“雨前”,质量略逊明前,但仍属佳品;谷雨后气温高,茶叶生长快,茸毛少,体形粗大,称之为“炒青”。难得遇到温暖的早春,采得春分之前的“分前”碧螺春,则尤为名贵,为数十年难得的珍品。1954年周恩来总理参加日内瓦会议,他带去了产自苏州东、西山的“分前”碧螺春,作为国礼,请与会者品尝,从而使外国友人品尝后回味无穷。1971年周恩来总理与美国国务卿基辛格签订“上海公报”时,送给基辛格的礼物,也是洞庭碧螺春茶叶。以后基辛格每次来中国,都要购买这一名茶带回去,以馈赠亲友。

除了苏州碧螺春之外,苏州采芝斋出产的脆松糖、轻松糖和软松糖,也得到了周总理的钟爱:1954年周总理出席日内瓦会议时,把苏州采芝斋的糖果作为国礼招待国际友人,使品尝者赞不绝口。

分享按钮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本信息仅供参考,使用时请合适。
上一篇:已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