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碧螺春与苏州评弹

碧螺春与苏州评弹

发表于:2007-03-09 发布人:洞庭山碧螺春网 稿件来源:《中华合作时报・茶周刊》2006年第23期T3版 阅读次数:

关注岚庭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关注岚庭碧螺春官方微信:lanting_family(微信号)

声明:本文由碧螺春洞庭(山)碧螺春苏州碧螺春东山碧螺春http://www.bilochun.com 编辑,意在发布碧螺春信息,以便茶友查阅,如需转载请注明稿件出处!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我第一次听苏州评弹,还是十几年前在北京颐和园苏州街的茶楼上,当时喝的不是苏州名茶碧螺春,而是用细瓷盖碗冲泡的花茶,北京人叫做“香片”,显得不太搭调,留下了些许的遗憾。白墙黛瓦的苏州街建在北方的皇家园林里,据说是乾隆皇帝的旨意,这位多次下江南的风雅皇帝,似乎对姑苏小城格外钟情。在北方,与评弹同为吴语地区艺术的昆曲倒是很流行,而相比之下评弹的知音就少多了。苏州评弹词藻清丽,韵味浓郁,大多是以婉转多腔的嗓音唱出缠绵悱恻的故事,声情交融,感人肺腑,在江南水乡早已脍炙人口。

今年4月,为了听到原汁原味的评弹,我又来到了苏州,在苏州的两个晚上我都在观前街的光裕书场度过,每次都是要了一杯明前碧螺春。舞台上红木屏风上镶嵌着一幅苏绣荷花图,香远溢清的荷花在苏州园林里常见,亭亭玉立的红荷像是出水芙蓉般的红粉佳人。铺着苏绣的桌上放着一杯清茶,应该也是碧螺春吧。年轻女演员身穿华丽的旗袍,旗袍的丝绸质地展现出东方女性独有的婉约柔媚,婀娜漾动。怀抱着琵琶,手指灵巧地弹拨着琴弦,一口的吴侬软语,轻柔缥缈。来书场听评弹的几乎都是外地的游客,除了沁人心脾的《太湖美》、《苏州好风光》等名曲,观众点的节目也大都是《红楼梦》的段子,如《潇湘夜雨》、《宝玉夜探》之类。也难怪,林黛玉原本就是苏州人,可不知何故这位从苏州来的潇湘妃子喜欢喝西湖龙井而不是碧螺春。弹者推心,听者移情。此时此刻,一种恬静愉悦、超然物外的感觉油然而生,疲惫的身心得到了彻底的放松。余秋雨先生在《白发苏州》中所说:“苏州,是中国文化宁谧的后院。”对我来说,苏州的古老、沉静、温柔和优雅,正是我所向往的精神家园的后院。我忽发奇想,若是请一些苏州的女子去北方的茶艺馆演唱评弹,再现当年颐和园苏州街上茶楼的场面,岂不是会使那些只靠棋牌招揽生意的茶艺馆平添雅趣?北方的茶艺馆虽然有不少仿照江南园林庭院式的风格,但缺少轻柔妙曼的艺术氛围,茶艺小姐虽然也是身穿旗袍,裹香覆玉,风情万种,却少有江南才女的灵秀之气。其实,即便是苏州女子,不会评弹也总是感觉少了些姑苏雅韵。苏州著名作家陆文夫在散文《深巷里的琵琶声》中讲过一件事,有一次他从小巷里走过,看见一位少妇用自行车推着她的小女儿,那美丽的女孩大概只有七八岁,却抱着和她差不多高的琵琶,由母亲陪着去少年宫学评弹。问那位母亲是不是想把女儿培养成评弹演员呢?那位母亲摇摇头:“不一定,苏州的女孩子应该要懂得评弹,就像维也纳的人都懂得钢琴似的。”而我以为,有幸生在苏州的女孩子不仅要懂得评弹,还要懂得苏州的名茶碧螺春,不然真的是辜负了前世修来的福气。

苏州的评弹在海外被誉为中国最美的声音,吴侬软语作为人类问候外星人的66种语言中最后一缕声音载入航天器被送上了太空。而碧螺春茶也是所有茶中最细嫩、最值得品赏的。听苏州评弹,品碧螺春茶,陶醉在自我营造出的和谐意境中,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分享按钮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本信息仅供参考,使用时请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