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茶乡风情

茶乡风情

发表于:2008-02-20 发布人:洞庭山碧螺春网 稿件来源:《康熙御名碧螺春》杨维忠 阅读次数:

关注岚庭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关注岚庭碧螺春官方微信:lanting_family(微信号)

声明:本文由碧螺春洞庭(山)碧螺春苏州碧螺春东山碧螺春http://www.bilochun.com 编辑,意在发布碧螺春信息,以便茶友查阅,如需转载请注明稿件出处!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碧螺春汛从冬眠和辛劳中匆匆而来。

茶季近了,新春刚度完蜜月的新娘们,忙着在清澈的山溪中洗衣洗被。俗语说,茶汛是忙得踏煞猫踢煞狗的季节。竹匠们挑着赶编的茶乡特有的茶篓,走村穿巷声声叫卖,说着做好为茶农产前服务的时髦话。

横跨山溪的吊脚茶楼上,捧着紫砂茶壶的老茶农,呷目清茶,慢悠悠说开了:炒碧螺春么,要内形象雀舌,外表如银针、火候、手工、心计……说着卖关子停下,那些暗中偷艺的年轻人听得心理痒痒。

“吭嚓、吭嚓”,手臂上能跑马的小伙子们,用砂石狠劲磨擦新买来的茶镬,要知道,名贵的碧螺春茶染不得半点锈斑,严求就是希望。

细雨浙浙,晨雾飘飘。黎明,全村醒来了,街上到处响着轻碎的脚步声。戴着老花镜的大婶身背茶篓边扣钮扣朝山坞走去,祖辈洒汗水的地方,闭着眼睛也能摸到。

寂静的山坞中,泉水滴石的声音格外清脆,偶尔也传来几声鸟叫。“溪水清清,溪水长,溪水两岸采茶忙”,谁去唱歌?那时艺术家们的恩赐。茶农都忙着采茶哩。小淘气们没采几朵新芽,就丢下茶篓捉迷藏、摸鸟蛋......闹翻了山坞,妈妈并不生气,生活本应是绚丽多彩的。太阳升起来了,孩子们小鹿似的从山坞奔向学校;手指粗笨的男子汉们,也下山去了,或到田间劳作,或下太湖捕鱼,少男少女们说声我们走了,丢下茶篓,跨上“飞鸽”、“凤凰”飞向乡镇企业,都把重任留给了妈妈,母亲永远是最伟大的。

月明星稀,蛙声一片。出嫁的姑姑和远方的婶婶都来帮忙拣茶叶,家中比过年还热闹。小家伙们在茶灶间胡闹,搬只小矮凳,吵着要挤上茶灶学炒茶。可一锅茶未炒好,竟在灶间柴堆上睡着了,最开心的是那些小伙子,妈妈说,快把未过门的媳妇请来,并又丢下一支“令箭”,年轻人脑子灵,快去搭档烧火炒茶,灶火映红了她的脸,真比花还美。

夜深了,抓把茶脚,泡杯浓茶,好提神啊!可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不,炒茶不喝好茶,这是老规矩。

茶市在镇中心的街道两旁,晨曦中,一群群穿着时髦衣装的碧螺姑娘,站在醒目的路口,烫花牛津包里装着上好的碧螺春茶。披肩长发上插一朵山花,虽说野,香极了,因辛劳和被晨雾浸润的脸,白得象春雨后的梨花,引得多情的小伙子就不是买茶,也要上前搭讪几句。也有笨嘴拙舌的憨厚后生,蹲在路旁静盼买主。半天也脱手不了一半斤,好的镇春茶收购站的大门敞开,价格公道也不吃亏,可村里人都说,新茶要到茶市上去较量。

晨雾散处,上了年纪的老婶婶们,背着新茶,携着小板凳,从镇子的四面涌进茶市,看来她们准备长期作战。反正采二茶还有几天时间,闲在家中没事,老姐妹出来聚聚,很是惬意。在街旁找个位置,推开白纸,摆上新茶,一、二、三级,分类清爽,啥货啥价钿,少一分也不卖。

茶汛又从早春的寒风中匆匆去了,给山村带来了桃红柳绿万紫千红的春天,茶乡的人们又忙着开垦荒地,播下新的充满希望的种子。

分享按钮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本信息仅供参考,使用时请合适。
下一篇:已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