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碧螺春茶汛

碧螺春茶汛

发表于:2009-08-15 发布人:洞庭山碧螺春网 稿件来源:《康熙御名碧螺春》杨维忠 阅读次数:

关注岚庭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关注岚庭碧螺春官方微信:lanting_family(微信号)

声明:本文由碧螺春洞庭(山)碧螺春苏州碧螺春东山碧螺春http://www.bilochun.com 编辑,意在发布碧螺春信息,以便茶友查阅,如需转载请注明稿件出处!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清淡的月光洒在古老的石板街上,树影婆婆,小巷幽深。细听脚下暗泉淙淙,远处蛙声一片。忽然,一阵醉人的清香扑鼻而来,是梅花?没有那样浓烈。是桔花?似乎又稍嫌淡雅。我闻香寻源来到街的尽头,只见黑沉沉的果林中射出一片灯光。

这是一座群山环抱的山村,东山著名的茶山――石桥村,相传村南山顶上的碧螺峰,就是当年王母派白鹤传种,种下茶树,制出碧螺春茶的发源地。此刻,村中家家户户都大门敞开,灯光明亮,男女老少围着桌子在拣茶。一阵阵热腾腾的茶雾混着果树新芽的清香在街心飘拂,又随着夜风飞向村外。在村中,我来到好友林林的家中,林林热情地邀我看炒碧螺春茶。他告诉我,整个茶汛是山村中最繁忙的季节,日里大人小孩都上山采茶,夜里全家突击拣剔焙炒,一直要忙到五更,接着,又要上山采茶了......

炒茶开始了,只见林林用秤称了一下拣好的嫩芽,等铁镬(锅)烧得有点微红时,把青茶忽地倒入镬中,然后双手迅速在镬内抓起一把把青茶,不断向上抖松,这叫“杀青”。镬内不断发出“咝咝”的声音,热气混着青烟直朝上涌。林林虽只穿了一件背心,额上的汗珠还是嘀嘀嗒嗒向下落。一只手烫得吃不消了,就换一只手操作......约莫一刻钟后,青茶半干。他突然喊道:“灭火!”见灶内的松枝烧得正旺,便用火钳把灶膛两边的冷灰朝当中一压,火顿时熄灭。接着便是“揉捻”,下来再是“搓团”先用力把将近焙干的茶叶在手中搓成核桃般的茶团,再迅速拆开,以防止干茶出现“蛳螺头”。同时,我按照他的吩咐,向灶内一点一点地添柴。他仍搓着搓着,镬边上出现了一层薄薄的白毫;白毫越搓越多,最后就像生出了一层浓霜......个把小时后,新茶就起镬了。

“来的早不如来的巧,来,尝尝新。”林林替我倒了一杯开水,抓了一小撮新茶投入杯中,只见银针般的细芽立即下沉、舒展。杯中开水先呈淡黄、慢慢又变成深绿,明亮清澈,香气扑鼻。我端起茶杯喝一口,顿时感到舒心畅气,倦意全消,双目添神。三开茶喝过后,脸上感觉到点热烘烘,象酒醉似地红了。林林见了说:“这是茶醉,没关系,躺一会就好了。”

我一觉醒来,东方已经泛白,发现灶间还有灯火,披衣走去,见林林喝妻子刚炒完最后一镬新茶,匆匆洗了一把脸,喝了点热粥,又背着桑篮上山采茶去了。推窗望去,全村的灯几乎都还亮着。慢慢灯光灭了,门开了,街上想起了细碎的脚步声又一个碧螺春汛的早晨来到了......

原载1991年4月21日《扬子晚报》

分享按钮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本信息仅供参考,使用时请合适。
下一篇:茶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