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动心,究微至毫末

佛动心,究微至毫末

发表于:2011-01-01 发布人:洞庭山碧螺春网 稿件来源:东方文化周刊 2010年第14期 阅读次数:

关注岚庭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关注岚庭碧螺春官方微信:lanting_family(微信号)

声明:本文由碧螺春洞庭(山)碧螺春苏州碧螺春东山碧螺春http://www.bilochun.com 编辑,意在发布碧螺春信息,以便茶友查阅,如需转载请注明稿件出处!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她是一座古朴茶楼的女主人,钟情于以茶会友;她是一个文学爱好者,钟情于散文和诗歌;她同时也是一个茶痴,特别钟情洞庭山碧螺春,当我走进这座旧木改造的小茶楼时,扑面而来一股旧日的韵味,让我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安静而平和。

徐女士告诉我,刚刚请我喝的就是她和丈夫刚从洞庭山选来的上等碧螺春。对于品茶,她有自己的一套讲究,每年都会与丈夫亲自到各个茶的原产地去挑茶,而碧螺春是他们挑选得最仔细的,因为她与爱人的相遇便是因碧螺春而结缘,所以于她,碧螺春除了淡淡的果香外,更有一种恋爱的滋味。

夫妇俩对茶的讲究程度让人咋舌。首先是从外观定夺,要条索纤细、卷曲成螺、满身披毫,当然白毫越多,品质便越好,明前茶是最上等的,所以这个时节也是他们最忙的时候。

选好茶叶只是最基本的,泡法更重要,各界的说法都是用玻璃杯冲泡,能欣赏到碧螺春“白云翻滚,雪花飞舞”的美丽景象,可徐女士则喜欢用功夫茶的泡法去泡碧螺春,因为她更注重茶的味道,小型的紫砂壶聚香,可以使碧螺春浓郁的香气不易散去。

当然水也有讲究, 古人对泡茶用水的选择,一是甘而洁,二是活而鲜,三是贮水得法,泡制碧螺春以纯净的山泉水为首选,但并非每天都有这个条件,以她多年的经验,是把自来水用水缸或者大的器皿沉淀三天左右,再用火煮沸,才可以拿来泡茶。当然选用软水或者暂时的硬水更好,如雪水、溪水,拿来稍作加工,就是很好的茶水,也别有一番风雅的滋味。

碧螺春的茶叶带毛, 冲泡时则用上投法为佳,先用沸水初泡,水温在80℃左右为宜,第一泡茶水是要倒去的,第二泡才是比较可口的,但最好的茶是第三次泡的,茶的香味可以充分发挥出来。但是如果是明前的碧螺春,她建议温度可以再低一点。

因为徐女士崇尚用功夫茶的泡法泡制碧螺春,所以茶船、茶盅、茶荷、茶巾、茶匙、杯托可一个都不能少,她告诉我,碧螺春泡出来颜色比较鲜艳透亮,加上出茶的时间是春天,天气温和,所以茶盅则选择白瓷这种质地的,给人比较轻快雅致的感觉,而且还能看到碧螺春近乎完美的汤色。

平日里,徐女士最喜欢聚二三好友一起来品碧螺春,配着古琴或古筝、蓝天白云,温暖的阳光,碧绿的草地,拂面的微风,一起说说话、聊聊天。如果外面阴天或者飘着小雨,她便隔窗独坐,给自己亲手泡一壶碧螺春,让沉郁的心情恢复安详宁静。有时爱人陪着她,哪怕一句话不说,仅仅是递来一杯热茶的感觉,也会让她体会到茶的美好哲学――敦实家常、细水长流。

茶在不同的环境或者不同人的陪伴下品尝, 滋味永远是不同的。――这便是徐女士的品茶之道。

宾主共饮

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无非“坐,请坐,请上座;茶,上茶,上好茶”。客人上门,稍微懂点礼数的主人一定沏好一杯热茶招待,茶叶的品种与茶具的讲究程度,也就因客人的身份而异。喝茶可以很随意,家人、朋友相聚,品茶论道,附庸风雅,轻松又惬意。如果是和生意上的伙伴往来,也可以把谈判的“酒桌”换成“茶桌”,保持清醒的头脑是避免被忽悠的必要条件。做记者一行的,也最喜欢把采访对象约在茶社之类的地方,不管红茶绿茶只要摆上一杯,采访对象的话匣子就不愁打不开。

给客人上茶也有一些讲究,比如说,问一问客人的喜好,喝龙井还是瓜片,普洱还是祁红?对了人家的胃口,其他的事情自然好说。

另外,给客人使用的茶具一定要干净,像妙玉那样以古玩做茶杯就不必了,如果是用普通茶杯或玻璃杯,一定要里外清洗干净,不然干脆就用纸杯。纸杯泡茶虽然会“折煞”茶香,但总比客人对着脏兮兮的茶杯“无从下口”要好。

临窗自品

品茶如饮酒,可以共饮,也可以独酌。

南宋淳熙十三年,62岁的陆游奉诏来到临安(今杭州),住在西湖边一所客栈中,等天子召见之后赴任严州知府。之前的五年中,陆游在老家绍兴赋闲,年少时的意气风发与裘马轻狂逐渐被鬓角白发所消磨殆尽。于是他在窗前沏茶,看水面泛起的“细乳”来分辨茶的等级,心情也因此豁然开朗了,并写下《临安春雨出霁》一诗。

一个人喝茶有很多种可能,可能是得了好茶关起门来“独品”,可能是加班熬夜需要提神醒脑,或者是排遣某些情绪――就像陆游那样。一个人喝茶有很多种场合,在丽江水边的木楼上,在黄山峰顶的茶棚下,对着风花云雨,日月雪霜,多少快与不快之事就和着茶汤一饮而下。从纠结到豁达,就是那“一盏茶的工夫”。

茗战斗茶

除了共饮与独酌之外,斗茶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品茶方式。斗茶是不是能算作“风雅”?其实我也颇为犹豫,但至少比斗鸡斗狗斗蛐蛐来得风雅。何况在唐代,斗茶有个相当文绉绉的名字――“茗战”,到了宋人口中才俗了的。

所谓茗战,就是比赛茶的好坏,据说是始创于广东惠州。每年清明前新茶上市,茶农、茶商、茶客齐聚一堂,品评茶叶的优劣。参加茗战的人必须献出自己所藏名茶,两两为对,通过参与者的集体品评得出优劣,或淘汰,或晋级,就这样十六进八、八进四、四进二比下来,最终决定胜负。计算胜负的单位术语叫“水”,说两种茶叶的区别,就说它们“相差几水”。评判标准主要是汤色和汤花。前者是茶水的颜色,以纯白为上,青白、灰白、黄白,则等而下之。色纯白,表明茶质鲜嫩,蒸时火候恰到好处;后者是指沏茶时泛起的泡沫,汤花泛起后,如果匀细又能紧咬盏沿,久聚不散,就是最佳效果。汤花颜色方面也是以纯白为上。

如果自家藏着三五好茶,也有一票喝茶、懂茶、玩茶的朋友,不妨约在家中来一回茗战。胜负倒不必那么认真,以茶会友,大家风雅娱乐一回,足矣。

分享按钮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本信息仅供参考,使用时请合适。